网站导航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历史,永远铭记----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70周年(一等奖)

【信息时间: 2015-9-21   阅读次数: 】【字号 【我要打印】【关闭】

 

时光被滚滚黄河水不断湮没,却无端地走向你,和着你水晶之夜绝望的目光,海面胧胧湿雾中突然的惊醒,斯大林格勒空气中沉重的喘息,还有那雪峰山峰顶泣泪的丛云。
从未见过血与泪浸润的荣耀,却分明看到蓝紫色的晚霞,明丽地漂浮在粼粼的汪洋上,透过海边驻扎的铁网缝隙,在恍惚中吐露出历史腥风血雨后的安然与和平。
仿佛看见,二战经典电影《鹰已降落》中的德国士兵在国家利益与人的天性良知中苦苦挣扎。面对越来越不利的形式,刺杀失败与随时丧命的可能,他们仍选择放走了所有人质,决心背水一战,最终以全军覆没的画面收尾。
战争改变了时代,更替了权势,砸碎了平静,摧残了生命,讽刺了人性。但在这段黑色烟雾笼罩的漫长隧道中,总有人手捧含着微弱明黄色亮光的灯笼,慢慢行走。即使后面因空气中的窒息感而激起暴烈性子的人一度曾推倒他们,那搓细细的火苗也不曾熄灭,就如同始皇冢中以鲸鱼脑油制成的长明灯,象征的是初心,是不朽。
仿佛看见,历经虐杀的犹太人带着身与心的恐惧逃到了上海这座灯红酒绿的城市。在遭受整个世界都冷酷地对他们关上了希望的大门后,上海却与世界背离,坚定地向他们伸出了双手,于是上海俨然成了他们的“诺亚方舟”。困难的犹太人在这个小小的世界了度过了最艰难最绝望的时期。
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上不是只有血缘与利益才能勾勒出人们的笑颜,灾难中,温暖即是希望。即使再小的空间,即使再寒冷的面容,即使再难翻越的茫茫雪山,有你,也像连续几日滂沱大雨中偶尔探出的亮光,照射在阴冷潮湿的衣物上,带走雨的霉气,引来阳光不同寻常的气味。
仿佛看见,民国二十九年,一位学生临死前在竹林中一树干上刻上遗书:“终有一天将我们的青天白日旗飘扬在富士山头。”日本士兵没有感到愤怒嘲讽甚至不屑,而是被其爱国情怀所感动,并以一种崇敬的心态将那块竹片锯下带回日本,设案供奉。最后将其呈献,现陈列于台北国军历史文物馆。
人们总说乱世出英雄,可是乱世出的何尝没有精神。一种超出国界的尊重,出自内心的敬意,无关宏图,无关战争,无关敌我,有的只是崇敬,最是纯净的敬。就像二战前的天空,溢满了浅浅的蓝,那云朵茫茫,在蔚蓝的背景下甜蜜的拥吻。
当今生活与欧阳修的《醉翁亭记》所述很是相符,这就宛若一首歌的高潮部分,在划过无尽低沉绵延不断的前奏,跨越跌宕起伏铮铮不休的篇幅后,不知是由多少琴弦的断裂才引出这样一曲和平的协奏曲。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宪章》中有这样一句话:“既然战争是从人的心灵开始的,我们必须在人的心灵上建起和平的壁垒。”
安然的来之不易是一环金制的紧箍咒,不是逼迫,不是制度,而是用血与泪,用痛苦与绝望,用无尽的折磨,用不断衍生的黑暗来告诫我们:“安逸的日子,有时候是一种腐蚀剂。”别在你该走的时候,因太过留恋海市蜃楼的雄伟壮丽而停下了脚下的步伐。
人们常说历史的魅力往往不是历史事件发生的那一刻的轰轰烈烈,而是在许多年后,聆听亲历者的境遇,心态,思想与感悟,用平凡人的心态,来细细品味与解读历史事件发生以后的零零总总。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70周年,走过长长的历史遗廊,不管是留下供人们吊唁的沧桑遗址,亦或是在历史的淘洗中沉淀下的悲寂战争,又或是一年年宣扬的民族时代精神,我们都应追逐其匆匆略过碑林的身影。
不要让它在这个淡漠的时代中,以高贵的姿态转身,消失在尽头。

作者:八士中学 罗婧婧